三角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角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追求一种从富到贵的生活

发布时间:2020-07-13 16:07:11 阅读: 来源:三角阀厂家

当“富贵”尚处在人们所羡慕的理想阶段时,这两个字是不分的,它们几乎就是一回事;但当人们过上了充足甚而优裕的生活时,“富贵”二字便产生了分化,有些人因自满而止步于“富”的状态,另有些人则会继续追求“贵”的境界。

旧时天津,素有“北门富,东门贵,南门贫,西门贱”的老话;在北京,过去民间也一直流传着“东城富,西城贵”的说法。天津的北门和东门,北京的东城和西城,无疑都是好地方,但就是好地方,也要以“富”与“贵”二字来加以分别。在这些俗语中,没有明确说出“富”与“贵”两种生活孰高孰低,但其中的微妙含义值得我们细品。

最近看了几篇文章,其中谈道:我们现在富了,但却没有“贵”,大家过的是一种富而不贵的生活。如果从提升人的精神品位和心灵境界,追求生命存在品质的纯粹、崇高和光辉,增进社会精神文明的角度看,作者的感叹不无道理。这些年,我们不是常常嘲讽那些腰缠万贯却毫无道义的人,即富而不贵者,说他们“穷得只剩下钱了”吗?

我们所追求的“贵”,应该是“高贵”。这样的“贵”,既不等同于“富”,也不等同于“权贵”。这样的“贵”,既不是养尊处优、纸醉金迷,也不是高人一头、颐指气使。宋代欧阳修《归田录》记载:“钱思公(惟演)生长富贵,而性俭约。闺门用度,为法甚谨。子弟辈非时不能辄取一钱……”这些事是作者亲眼所见,遂给予高度评价,“每与同僚叹公之纯德也”。这里的“纯德”,只有富而且贵的人才能具备。民国时期,上海最大的百货公司永安公司大老板的女儿要用钢笔,到永安公司柜台要花钱去买,哪个售货员不收老板小姐的钱,自己吃不消之外,小姐也要受责罚。这样的店规和门风,也是暴发户、土大款们难以想象的。

前不久,纽约接连发生华裔老太太练习腰鼓、华人在沿街阳台花园晾晒内衣裤,被警察铐住或劝阻事件。当事人所遭遇的行为习惯乃至生活方式的尴尬,在国外还引发了社区波澜和舆论围观。两件事都与华人相关,清晰可见国内类似做法的影子。当腰鼓队抒发情感、晾晒者拿卫生作理由时,在当地居民眼中却成为不能忍受的“行为艺术”。正如一位评论家所说,尊重公众场合,尊重社区精神,就是尊重当地的游戏规则;尊重社区精神,就是利他的道德自觉;尊重游戏规则,就是接轨现代的法治精神。“如果不这样,你的出现,虽然让老外看到你的钱,却很难看到你的好。”可见,你的“钱”,也许对你自己更重要;而你的“好”,除了对你自己重要以外,对他人也很重要。这点看似颇小的事理,亦可以为追求富而贵的生活作一种诠释。

想让这个社会的人们过上一种富而贵的生活,就必须关注普通国民的精神生活,特别是鲜明反映社会精神指向的文学生活。著名学者温儒敏教授最近撰文指出,看我们很多文学评论或者文学史研究,当然也还有理论研究,大都是在作家作品——批评家、文学史家这个圈子里打转儿,很少关注这个圈子之外普通读者的反应。他举例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研究评论他的文章、专著不少,或探讨其作品特色,或评说其创作的渊源影响,或论证其文学史地位,等等,大都是围绕莫言的创作而发生的各种论述,极少有人超越这种“内循环”,去关注普通读者是如何阅读与“消费”莫言,以及莫言在当代国民的文学生活中构成了怎样的影响。忽略普通读者的接受情况,对一个作家的评价来说,肯定是不全面的。其实,所谓“理想读者”是普通的读者,并非专业评论家。在许多情况下,最能反映某个作家作品的实际效应的,还应当是普通读者。正是众多普通读者的反应,构成了真实的社会文学生活。就此,我真想问一下:莫言获诺奖一年来,普通读者对他的作品究竟如何评价?莫言获诺奖这样的大事,究竟对普通国民的文学生活产生了怎样的改善或改变?

国家在开放,世界在开放,人们的精神疆界也应同步拓展,不断攀援新的高点,否则,极易形成财富与文明的“两张皮”。两千多年前古希腊诗人品达就说:“我不想生活得更多,只想生活得更充分。”他所说的“充分”,按今人的解读,就是人精神上的一种自我圆满,是对生命品质的净化和对生活质量的晋升,是对人性所能企及的高度的穷尽。如果只看到人们物质生活的提高,而忽视人们精神世界的升华,那么无论任何社会形态,都会世风日下,都会形成富人不仁、穷人不义的乱象,都会产生正义迷失、道德沦丧的悲剧。

读过几本书,看过几十年世相,我有一个粗浅的感受:当“富贵”尚处在人们所羡慕的理想阶段时,这两个字是不分的,它们几乎就是一回事;但当人们过上了充足甚而优裕的生活时,“富贵”二字便产生了分化,有些人因自满而止步于“富”的状态,另有些人则会继续追求“贵”的境界。

如果这些追求“贵”的境界的人,能够高举尊严和责任的旗帜,善引社会风尚,增进文明教养,强化自信意识,提升道德水平,那么把他们称为“贵族”,使他们得到充分的尊敬,我看也是完全应该和十分必要的。(罗文华)

焦作西服定做

雅安西装订做

江都西装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