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角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身边有鬼之鬼魅[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4:00 阅读: 来源:三角阀厂家

王维,二十四岁。华东机电毕业之后,就在学校旁边的纺织厂,找了一份设备技术员的工作。小伙子因为长得人高马大,大伙都爱管他叫大王。

大王像所以九零后一样,喜欢上网跟玩游戏,不喜欢被人说教,别人稍微说他几句好话,整个人就飘飘然了。而他的同事们也不吝惜这些口舌,所以从打大王入职以后,好像拆箱子,搬设备什么的,总之办公室里那点儿体力活,就都成了他的专利。

临近秋天,纺织厂的旺季即将来临。按照惯例,单位里组织了一次设备大检修,大王作为新人,很自然的换上了工作服,跟各车间的工人一起,调试起各种设备来。在锅炉房的时候,大王对此还颇为不满,但是等到他进了生产车间,他的这份不满,立刻就消失在年轻女工的白围裙里了。

“这要是再摆两张桌子,简直就是女仆咖啡厅啊!”大王情不自禁的说道。

“工作台在门口左边,如果你说的是那个的话。”一个颇为清脆的女声,在大王的身旁响起。

大王说漏了嘴,脸顿时红了。他下意识的挠了挠脑袋,挤出一点尴尬的笑容,朝对方望去。

那是身材娇小的女生,明眸皓齿琼鼻玉手,再配上一身橘色的工作服,让她看着特别精神。尤其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大王只是看了一眼,就把心中那些二次元女神,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叫大王,在华东刚毕业,才来咱们设备部,请多关照。”大王镇定了一下后,用自己认为最帅的笑容,自我介绍道。

“我是车间质检员。”小美女冷冷的说完,伸手指了一下胸前的工牌。

大王个子高,门口的光线又不好,胸牌上小小的字,肯定是看不见,但随着大王低下头,美女质检员的领口风光,却是一览无余了。而大王在那一刻,居然看呆了!

“死色狼!眼睛往哪看呢!不要脸!”

对于小美女的说法,大王想要辩解一番,但他现在的姿势,实在是不给力。而且这又是人家的地头,他就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啊!无奈之下,大王只好后退几步,双手合十,点头哈腰的求放过。

“哼!大学毕业了不起呀!还技术员呢,呸!臭流氓!”小美女白了大王一眼后,不依不饶的骂着,不过音量已经小很多了。

织布车间的噪音很大,虽然女工们为了保护听力,都会戴上隔音耳塞。但听力肯定不如常人,就好像小美女骂人的音量,眼下是不可能被别听见的。可大王这儿做贼心虚,挨骂的当时,他连下跪的心都有了。就这时,有人在大王的屁屁上拍了一下。大王心里有鬼,当时就给吓得跳了起来。

拍大王的是设备科的王姐。

王姐,据她自己说今年三十岁,脸长得妖媚,身材也够辣,为人更是风流的可以,平时在单位里,那是深得各位领导的喜爱,在什么部门都吃得开。由于都是姓王,所以平时大王就管她叫姐,而她也经常给大王带些吃穿用。

“姐呀!你可来了!”大王说着,身子一转,躲到王姐身后,把着王姐的肩膀,偷眼看着美女质检员。

“这熊孩子,就跟你姐的能耐,看到美女一多就软啦?”王姐笑着打掉大王的手,径自朝织布机走了过去。结果她一走不要紧,大王又暴露在美女质检员的目光下。

“还不快跟去呀!我的小白脸技术员!大白天就勾勾搭搭的,恶心死人了……”小美女骂完,也丢下大王,朝织布机走了过去。

整整一个下午,王姐都在指导维修工。而小美女质检员则是全程陪伴,反映了许多跟质量有关的问题。这期间,大王一直强迫自己,跟着维修工一起埋头苦干。至于这一大一小,外加一群围裙美女都说了什么,他是一点感觉都没敢有。

“跟着干了一下午,差不多的都学会了吧?”离开车间后,王姐边走边问道。

“嗯。”

“再有啥事儿,你自己能搞定了吧?”王姐掐着水蛇腰问道。

“嗯。”

“那就行了,下次你先自己过来,搞不懂的再找我。这一下午,可累死我了。对了,我教你这么多,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呀?”

“吃饭呗?”大王木然的答道。

“死孩崽子,姐姐我可是有老公的人,跟你出去吃饭万一被人看见,还不得传瞎话儿呀!”王姐说着,在大王胸前捏了一把,丝毫没有怕被传瞎话的感觉。

“姐,你别逗我了,你看我这一下午,都被那帮女生折腾赖了。”

“臭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我可告诉你,咱们织布车间的姑娘,各个心明眼亮,你真要是能骗一个回家,那是你一辈子的福气。”

“额,小人命薄福浅,姐你说的这个,小的实在是无福消受了。”

王姐本打算再逗逗大王,但下班铃已经响了。她伸手戳了大王一下,便笑吟吟的往换衣间换衣服去了。至于吃饭什么的,王姐说了,啥时候高兴再去,不怕你赖账。

“特么滴!车间那些个臭娘们,真特么难缠呐!还是王姐最好了。”

大王念叨着,走进办公室。办公室里的人都下班了,王姐也去旁边屋子换衣服了,所以大王的奉承和谩骂,都没被人听见。而他稍微发泄了一下之后,就从办公桌里拿出自己的衣服,借着桌子的掩护,换了起来。可在大王套好裤腿,站起来提裤子的时候,小美女质检员,拿着大王落在车间的工具包,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你这臭流氓,原来还是个暴露狂!”小美女说着,羞愤的丢掉了手里的工具包,扭头就跑掉了。

“我怎么了我就暴露狂啦?还不是你自己进屋不敲门,我也是受害者呀!”

大王抱怨完,裤腰带却也系好了,毕竟这才下班,万一再被人看见自己这样,不是暴露狂也是暴露狂了。可是呢,他今天的霉运并不止于此,等到他转过身,准备拿了手机回寝室的时候,却看到王姐,正站在门边看着他,而且她的手里,拿着一把本该待在工具包里的卡尺。

“哎呦,我这也三十的人啦!真要是被人发现咱俩这样,没准还真会说我偷窥了哦?我的受害者小弟弟。”王姐掂着卡尺,扭着水蛇腰,朝大王逼近中。

“姐,我不是说你呀!”大王心虚的倒退了一步,结果脚下被椅子腿儿一绊,一屁股就坐回凳子里去了。

“那你说谁呢!”王姐黑着脸,用卡尺指着大王的鼻子尖问道。她的领口很低,再这么一弯腰,春光无限好。

“我说!我坦白!就是陪着咱们检修的那个质检员,她刚刚给咱们送工具包,当时你在里面换衣服,我就没敢进去,然后就那样啦!”大王强忍着看一眼的欲望,盯着王姐的俏脸说道。

“哼!那也就是说,你宁可被人骂,也不愿意让我看喽!那这两个月,我岂不是白疼你了!”王姐说着,手里卡尺一伸一缩,一下夹住了大王的耳朵,然后腰板儿一挺,收起了两团白花花的福利。

“亲姐饶命啦!我下次不敢啦!”大王抓着卡尺,哭丧着脸的求饶道。

“谁是你姐!你个小流氓!刚刚你都看什么了,赶紧说,不然老娘把你耳朵扭下来喂狗!”

虽然平时的确没少看,但这次大王真的啥也没看。不过就在大王准备解释一下的时候,却突然想起上学时,某位学长给他讲过的一次艳遇,那里面的场景,跟现在十分的相似。

“我姐身材好,不看是傻子。”大王一翻脸,装出一副书呆子相,傻笑着说道。

大王说完,卡尺果然张开了,而后王姐给他勾了勾手指,大王便鬼使神差一般,跟着人家一前一后的来到停车场,坐上了王姐的奥迪车。

“平时挺正经,原来还真是个小色狼!”王姐从倒车镜里看着大王,娇嗔着说道。

大王没说话,继续傻笑。

“想白看老娘可不行,说吧,今晚哪儿安排。”

“嘿嘿,卡里还有两千块。姐你随便点,咋都够花了!”

“切!两千块...那我要是都给你花了,你下半个月怎么活呀?”王姐说着,启动了车子。

“嘿嘿,我单位的人心好,不会看着我挨饿滴,尤其是我姐,老疼我了。”大王趴在王姐的靠背上,笑嘻嘻的说道。

“哼!德行...”

王姐真的没狠宰大王一顿,而是载着他回到了自己家,俩人吃了点方便面后,便钻进了卧室,至于接下来的,那是小光棍VS风流艳妇,后果可想而知。

半小时后,王姐冲澡去了。大王躺在他王姐夫的位置上,一边看着他们老两口子的婚纱照,一边回想着学长说过的话。

按照那位情圣所说,玩儿人妻不能太粘人,更加不能太张扬,否则对方顾及家庭,很可能会提出分手。

“还赖在这干什么!赶紧洗干净滚蛋!”大王正想着,下身裹着浴巾的王姐,一颤一颤的走出了浴室。

大王正算计着怎么才能若即若离,保持这种关系,人家却已经穿上裤子不认账。这让大王在失望之余,又多了一份轻松。随后他用短裤捂着前面,在王姐的讥笑下,夹着屁股溜进了浴室。就这时可是他才打开淋浴,外面又传来王姐的声音,据说是除了潘婷洗发露,什么都别乱动。

女人都特么一个样,当表子还得立牌坊。大王腹诽了一下后,把手里的沙宣放了回去,挤了一点潘婷,飞快的搓洗起来。只是三两分钟,就把刚刚风流的痕迹,全部洗干净了。

卧室里,浴巾丢在地上,代替它包裹着王姐的,是王姐手里的香体乳。大王虽然才快活了一次,但年轻的身子不争气,一看到这些,立马又石更了。

“我刚刚也是昏头了,这些钱你拿着,今晚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王姐说着,用眼角扫了一下床头柜,那上面整整齐齐的放着一大捆钱。

大王不缺钱花,但那一捆钱,少说也得四五万。

“姐,钱买不了回忆,我先回了。”

大王说完,恨不得立马抽自己一百个耳光。但最后,他的自尊还是拖着他的身体,蹒跚着回到了单位。然而就在他爬上宿舍的扶梯,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宿舍楼下墙角处,闪过了一个娇小的人影。

大王不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也明白生活富裕王姐,跟自己只能一夜,但无论他怎么自我安慰,就是没法入眠,满脑子都是王姐那妩媚的眼神。他在床上反反复复的折腾了小半夜后,突然想到了学长,想起了自己那些死党,同时也发现自己的电话没在裤兜里。

自己换完衣服就被王姐带走了,所以电话肯定还在办公桌上,反正今天也睡不着了,索性就回去一趟,把电话拿回来,跟死党们聊一晚算了!

大王想好了,衣服也穿好了,他把门钥匙往裤兜里一塞,便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寝室。

时间已过凌晨,单位院里灯光全无。大王借着微弱的星光,小心翼翼的走在前往办公室的路上。然后就在办公室门前,大王掏钥匙开门的时候,一束灯光突然照在他脸上。

“哦,是大王啊!这大半夜的,回来加班呐?”打更老头看清大王后,放低了手电筒,笑嘻嘻的问道。

“加啥班呐,我电话找不着啦,我怕有急事,回来找一下。”

“你多少号,我帮你打个电话,你就好找了。”打更老头说着,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大王没加班干活,但也犯不着给个打更的解释这些,而且为了避嫌,他还没法拒绝对方的好意。稍微感激了对方一下后,便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给了打更老头。

几秒钟后,电话拨通了,但手机铃声却没从办公室里传来,而是从大王回寝室的方向传了过来。

“额...!”大王尴尬的看了看打更老头。

“嘿嘿,小伙子还是欠练呐!才一晚就忙乎懵了吧。我巡夜去了,你自己慢慢找吧,我会一直替你打电话,你找到了直接挂断,我就知道啦。”打更老头识相的笑了笑后,打着手电筒朝相反的方向走了。

大王的手机在哪,他自己最清楚了,现在它不在屋子里,这玩意儿摆明了就是有古怪。可这深更半夜的,要是手机铃声再惊动了其他人,那就更麻烦了。所以大王也没多想,拔腿朝着声音的方向跑了去。

大王个大腿长,十几步跑下来,就隐约的看见了手机发出的光亮。

看到了手机,大王脚下不禁又快了一分,可就在他跑到手机旁边时,腿上却突然被什么绊了一下,整个人扑出去,趴在了某人的身上。

“哎呦!谁呀,想砸死我呀!”一个颇为熟悉的女生,从大王肚子底下传来。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天太黑了,我没看到你!”大王意识到砸了人之后,也顾不上手疼了,一下子跳起来,借着手机的微光,朝刚刚砸人的地方望去。

不是冤家不聚头,大王刚刚砸的,正是那个小美女质检员。她一身睡衣,旁边还丢着脸盆和毛巾,看样子应该是刚下了夜班,正要去职工浴池洗澡。

看到是这个冤家,大王想要扶人家起来,还有检查一下对方是否受伤的心思,全部跟着晚风飘走了。可就在大王做好心理准备,迎接对方的狮吼功时,听到的却是一句他意想不到的悄悄话。

“看什么看,还不扶我起来!”小美女捂着胸口,痛苦的说道。显然,她刚刚是蹲在这里找手机了,大王砸过来的时候,她的膝盖正好顶在自己胸口上。否则在看到大王的那一瞬间,后果可想而知。

小美女的身子很轻,大王扶她的时候,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下午骂他的那个,根本就不是这个小美女。因为他实在是无法想象,靠着这么羸弱的身子,去怒视自己这个大块头,并且发出那么嘹亮的咒骂声,到底要付出多少勇气和努力。不过呢,他的YY只维持了几步,就再次被小美女骂碎了。而且这次,他的罪名里除了色狼流氓暴露狂之外,又多了一个跟踪狂,外加杀人犯。

“下午的事我真不是故意的,还有刚刚也是,如果你有什么误会的话,我可以解释,也可以道歉。你这个...伤,我们还是去医院吧?不然你又该误会我了。”大王等人家骂累了,扭过头说道。

“哼!跑出去风流够了,又回来欺负我,要我跟你去医院?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小美女不依不饶的怒视道。

“那我们到你宿舍找人陪着去,你这样我不放心,万一真的伤到...那里,后果会很严重的。”大王说话间,恨不得把小美女的衣服拽开,看看她到底是不是真的伤到了。不过未免遭遇对方的狮吼功,他还是努力的扭过头说道。

“哼!祸害了我不算,还想去女生宿舍耍流氓吗?”

“你!!”

“怎么?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那你打我呀,反正这也没有监控器,你又是大学生,又是技术员,就算我明天说起来,也没人会信的。”

“你!虽然你胡搅蛮缠,但今天错在我,我不跟你一样见识。你说吧,你想怎么样。”大王强压着怒火,一字一句的说道。

如果说小美女没大喊大叫,已经让大王很震惊了,那么接下来的这句,足以把大王震惊五次。因为小美女在犹豫了片刻之后,竟然要求大王带她去大王的宿舍!

我要是不答应,她就骂我心里有鬼,还有先前她骂我的那些,我就百口莫辩了。而且我门口有监控器,刚刚打更老头也看到我了,也不怕她耍乍喊非礼。

大王犹豫了一下,答应了小美女,可就在他迈开步子,扶着小美女往回走时,对方又提了个要求。

“我走不了了,你抱我去!”

“背,背...着可以吗?”大王颤抖着问道。

“想的美,你这流氓,谁要你背着……我胸口疼,你抱我上去,快点,天要亮了,等下被人看见了。”

在单位里抱着个女工回寝室,这特么要被人看见了,那领导不得找大王谈话呀!万一再给王姐听到了,那他还能在这混履历了吗?可是就眼前这个小美女,大王敢说不字吗?所以再三的犹豫之后,大王抱起小美女,大步流星的回到了寝室。

从办公室到员工宿舍,只有不到二百米距离,一路上,小美女虽然一直皱着眉,但至少没骂人。而且就在大王为了开门犯愁之际,她还主动拿过钥匙,替大王打开了门。不过等到大王把她放在床上之后,她却没有要归还钥匙的动作。

“需要什么你尽管说,我出去买回来,我先去门外等着。”大王说着,看了看小美女手里的钥匙,站起来就要走。

“坐下。”小美女有气无力的说道。

“干什么?”

“我让你坐下!”小美女加强了语气说道。

大王很讨厌眼前这个美女,但他告诉自己,忍一时风平浪静,只要将就到天一亮,自己就又可以回去技术员了。于是他把堆在床铺下方的被子,往里推了推,给自己腾出一小块地方坐了下来。

“手伸出来。”

大王乖乖的伸出了双手,脑子里不断YY着小美女约她玩捆缚啊,SM什么的。虽然这样有点下流,但他这样想了之后,心情至少放松了许多。

小美女没捆住大王,只是抓住了他的右手。那只手在先前的碰撞中,被地上的石子刮了一个小伤口,只不过大王皮糙肉厚,再加上心里害怕,就没感觉到。可现在,他却能清晰的感到痛苦了,因为小美女发现他的伤口之后,竟然用手把它撕开了!

感受着手上火烧一样的痛楚,大王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想要抽回手来。但是小美女那双看似柔弱的小手,却像是一双台钳一般,让他没法移动分毫。手没法动,大王本能的想叫,但是他的嘴就像是被针缝住了一样,大王把耳膜都要憋爆了,也没能发出蚊子大的叫声。

“我是此地的女鬼,靠吸人的精气为生。本来你这种年纪,是看不到我的。你要怪,就怪你被狐狸精迷了心窍吧。”

小美女说完,就抱着大王的手吸了起来。大王虽然看不到自己手上的景象,但是从小美女嘴角流出的血水,还有手掌上传来的酸痛感。大王知道,她真的在吸自己的血,而自己,很快就要被女鬼弄死了。

“哼!有色心没色胆的东西。实话告诉你好了,不把你心头的淤血吸出来,你早晚要被狐狸精榨干的......”

过了五个多小时,大王在自己的床上惊叫着醒来。他摸了摸自己,身上只有一条短裤,而短裤里的东西也都完好无缺。他再看看自己的右手,手背稍微有点粗糙,手掌上甚至起了几个茧子,手心里也的确有个不大的伤口。他再坐起来掏了一下裤兜,钥匙,手机,银行卡,一样不少。

后记:大王回到办公室后,跟人打听了那个小美女质检员,结果查无此人。他又仔细的一回想,检修的时侯她的确陪在自己身边,但无论是王姐,还是别的什么人,似乎都没有理会她。而王姐呢,她上班后照样跟大伙有说有笑,丝毫没有表现出一丝异常。大王壮着胆子调戏她时,被她狠狠的掐了一下。于是第二天,被迷茫与恐惧包裹着的大王,辞职回家了。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