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角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追寻文化的道路

发布时间:2020-07-13 15:30:22 阅读: 来源:三角阀厂家

时间是世间最强大的存在,世间没什么能与之抗衡,一切存在都会在其中腐朽,秦汉唐宋,明清民国统统作为历史堆叠成了现在,在这千古兴亡中,有多少个十年?每一个十年,会发生什么事?而每个人作为强大时光洪流中微不足道的存在,却可以折射出所处时代的光影,从厚重的青史的记载中,我看到了那些过往,后世的人称之为强汉,称之为盛唐。

那都是我们祖先存在过的的痕迹,而那当中却少见凡人的痕迹,写的都是剑客豪杰,帝王将相。一颗露珠可以折射出整个太阳的光辉,一个平凡的人可以倒映一个时代,下面我来说说我的十年。

十年前,上海地区的小朋友们把他们多余的课外书捐赠了,大概是怀着丢漂流瓶一样的心情在书的第一页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和一些祝福的话语,期待着它们可以到达某个遥远山区贫困孩子的手上,助他拓展见闻增长知识。那批书到了我们村,我爸爸在村上做事,所以我成了这些书的最早读者,也可能是唯一的读者。我身旁的孩子们都是没有时间看书的,他们上完课,要去找猪草,我最好的朋友每天要花三四个小时在放牛上,他骑着牛的自得样子让我很是羡慕,可是我家没有牛,所以我必须打发没有玩伴这段时间。

我在那些书里找到了一本漫画,从此激发了我阅读的兴趣,此后我无书不读,当然能找到的书也不多。在那批书里有很多是上海小朋友的小学英文课本,而英文在我脑海里只不过是一个模糊的觉得遥不可及高不可攀的概念,三年后,我上初中了,它才会和我的生活有交集。那时初中毕业的母亲还依稀记得几个单词,多年后,我读了英语专业,我才知道我就这样错过了学习外语的白银时期。班上有个江苏的同学,口语好得一开口我那本就不多的自信就完全崩溃。他说,他是因为小时候在英语课上把shirt念成了shit,遭到了英语老师的嘲笑,shit了他自己,他从那时立志要学好口语,那时我还在因为听写错几个汉字抄着好些个一百遍,心里满是对被关,被罚,被打,被请家长的恐惧。

不管以何种方式,追寻文化的道路都是艰难的。那时我家有一台用了十年的黑白电视机,每天除了六点半到十二点这个昭通台的播出时段,屏幕上只有雪花。我当时恨透了那些雪花,好多年之后才知道我小看它们了,雪花是中微子之类的太空来客造成的,可我依旧不喜欢。那时上街,我们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去街上的录像室看录像,所谓的录像室就是一台大电视(彩色的)加台vcd,五角钱可以看三场,看完之后再去买跟两角钱的冰棍叼着走个两公里的路回家,实在是一件幸福的事。当时在我们的意识里,这世上的电影没有不好的。当然,我们没有“烂片”和“大片”这种说法。凡是在播放过程中不花和不卡能顺利看完的,统统都可以拿奥斯卡,当然那时我还不知道奥斯卡,总之就是好碟。

后来,下面那个村子有一家买了影碟机,然后就在一个黑屋子里放。五角钱一个,那场面可谓人山人海啊。因为近嘛,所以附近的人全赶来了,当然我们这里有电,虽然这电有点问题,但总比没有好。我同学家就是他们那里率先拥有电视和影碟机的人家,但他们有个很严重的问题,没有电。那天附近三个村子的人都赶来围观,他说那一天他永世难忘,倒不是群众热情高涨,把小小的他挤得转不得身,喘不得气,而是片头刚刚放完,那坑爹的拖拉机就熄火了,于是就没有电了。不是每个人都体会过这种期待落空,希望破灭的感觉的。

半年后,我妈从昆明做生意回来带了一台21寸的长虹和一个VCD回来,一安装好,整个屋子就充满了文化的光亮。但快乐总是很短暂的,没多久我们就把能找到的碟片看完了,又没多久我们就把那些比较好看的碟片看腻了。于是我们就回归昭通台了,作为一个每天播出不到六小时的地方台,它放的电视剧对观众却是有致命吸引力的,比如说《侠客行》,比如说《萍踪侠影》。有电视机的人家越来越多,来我家看电视的人越来越少。当然,他们并不是都有VCD。一个严重的问题出现了,电压不够了。

怎么办?人们开始引进调压器。得调压器者得电视剧。这是调压器的战争,战争的结果是令人伤感的。谁也没有看完过一部连续剧,到后来看完一集都成问题了。这个我深有体会。作为拥有一个五千瓦手摇式调压器和一个三千瓦自动调压器的我家在电视剧播出的时段,一百瓦的灯泡一红一红,电视一闪一闪,刚冒了了两个图像就黑屏了。群起而攻,集体的力量是可怕的,一百个250瓦的调压器同时开动是完胜八千瓦的。当然每个人都心存侥幸,但奇迹从未发生。最后成了:“老子看不成,你也别想看”。

当然,我觉得很幸福,因为白天电压高的时候我可以看看过的碟片。只是听电压高的地方的人老远来一次时对剧情时而欣喜,时而失望。当然,乡亲们也很幸福,毕竟战争胜利了,就算两败俱伤,他们也从未妥协过。但确切的说,我家输了,他们联合了最大功率的调压器用以支撑最小功率的电视。当然,不管怎样大家都不会太难过,因为后面的山里,住着群人,从来没有过电。据我所知,他们从未抱怨过政府。

电压是很低的,低到什么程度呢?我老爸为了消除我对电的恐惧,在晚上。灯泡几乎要熄灭的时候,左手持火线,右手持零线。后来我学了物理,断定当时电压不超过25V。

电费是很高的,要一块五。十年后电网改造了,家家都用电磁炉。山里也有电了,每家都有卫星电视。我小那会,无比的想去某个亲戚家玩,去了还不想走。因为他家的电视有五十个台,我家的只有一个。还不是全天播放。后来,那一个台,后面加了一二三四五,我却再也没看过。再后来,我电视都不看了,因为我有电脑了。

小学时,那些山里的孩子,要五点种起床,摸黑走一个小时的山路才能按时赶到学校,他们中午不回家,随便在学校外边用石头支个灶,生点火,热饭盒里的午饭。他们身上的衣服到处补丁,我却没看到他们有何不快乐。倒是我,看了些书,东想西想。

如今他们已经散落在远方,被高帅富看不起,被白富美拒绝,被网友称作矮丑穷。但是他们也有手机,也可以上网,也可以坐公交,也可以进KTV,他们流着汗,当着农民工。做着各种各样的事,可能被骗过,可能被城管欺负。可他们依然好好的活着,每年给家里带回一大笔钱。不管怎么说,我很高兴,在二十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结束之后,他们,我们,你们总算活在同一片土地,同一个时空。信息的传播,没有阻碍,没有延迟。

大一的时候一同学在上马列课的的时候,把老师请了下来,大肆批评中国,什么腐败啦,高房价啦,贫富差距啦。富人外逃啦,他喜欢美国的一切,每每拿美国和中国比,说人家美国多牛,多民主,人民多幸福。

我说,奥巴马说过:“美国并不完美,但她一直在进步。”我想说的是,中国也是。对自己的祖国,不管你是骂是赞,只有一个原因,你爱她。是的,我们有很多问题,但我们可以解决的。

不管怎样,虽然这个国家欠农民的太多,不过两千多年的皇粮国税终究还是免了,医保也开始渐渐铺开。。

幸福是比较的结果。就是你老盯着美国的时候,不妨看看朝鲜。

中国要做的还很多,有些事迫在眉睫,但我相信她会好的,她也一直在进步。

我很期待,下一个十年。我们都会融入并成为这每个十年的一部分。(文:甘木人)

<半月征文:书写你的“十年个人史”>现征集以下内容:

1、今昔对照。(十年前的照片与今天的照片)

2、相关文字。(讲述这十年里个人、家庭、企业、城市等发生的变化,字数不低于1000字)

投稿邮箱:bytweb@

编辑QQ:1983863793

来宾定做西服

舟山西服定制

玉林定制职业装

郑州订制西服

相关阅读